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黑龙江能治白癜风的偏方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6 11:06:1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黑龙江能治白癜风的偏方,广东白癜风初期病因,庆云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福州白癜风,海安白癜风医院,海南白癜风专科医院,准分子激光治疗白癜风进展

原标题:李飞飞高徒Karpathy加入特斯拉,主管人工智能部门

编者按: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新智元”(ID:AI_era),来源:techcrunch,作者:弗格森 张易 刘小芹;36氪经授权发布。

Techcrunch21日报道,特斯拉刚刚聘用了深度学习和计算机视觉专家Andrej Karpathy ,担任人工智能部门主管,在Autopilot中扮演重要角色。Andrej毕业于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博士师从李飞飞教授。Open AI 失去 Ian Goodfellow后,又损失一名大将。

特斯拉刚刚获得了一名深度学习大将,这对于公司自动驾驶的发展将有极大的促进作用。根据TechCrunch的报道,特斯拉刚刚聘用了深度学习和计算机视觉专家Andrej Karpathy ,担任人工智能部门主管,在Autopilot中扮演重要角色。Karpathy不久前出任了由Elon Musk支持的人工智能非营利组织OpenAI的研究员。他在AI相关领域有多年背景,在斯坦福大学完成了计算机视觉博士学位。

Andrej Kapathy 毕业于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博士师从李飞飞教授,在谷歌大脑、DeepMind 实过习,与吴恩达一起共事,业界几大深度学习实验室都待过,更重要的是,他乐于而且善于分享自己的经验和见解,在推特和Medium上非常活跃,有AI “网红”之称。

Karpathy 创建了斯坦福大学教授原创且最受尊敬的深度学习课程之一。他的研究工作着重于创建一个系统,通过这个系统,神经网络可以识别图像中的多个离散和特定的项目,并使用自然语言进行标注, 向用户报告。其论文还包括开发一种反向工作的系统,使模型可以凭借用户的自然语言描述——比如“白色网球鞋”——在给定图像中找到特定对象。

此前,Karpathy 还曾在谷歌 DeepMind 实习,专注于深度学习;此前则就读于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和多伦多大学。他的工作和专业知识对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来说将是一笔宝贵财富,特别是对 Tesla Vision 来说。Tesla Vision 是特斯拉为支持 Autopilot 及其未来自动驾驶计划而建立的计算机视觉系统。

作为新任命的 AI 及 Autopilot Vision 总监的 Karpathy 将直接向 Musk 汇报,但也会与特斯拉的 Jim Keller 紧密协作,后者曾负责特斯拉的 Autopilot 硬件部门,如今统管自动驾驶汽车司机辅助功能的软件及硬件部分。

特斯拉通过 TechCrunch 发布了以下关于 Karpathy 任命及职责的声明:

Andrej Karpathy 是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领域顶尖的专家之一,他现在加盟特斯拉担任AI和Autopilot Vision部门主管(Director of AI and Autopilot Vision),直接向 Elon Musk 汇报。Andrej 通过在 ImageNet 的工作让计算机拥有视觉,通过生成模型的开发给了计算机想象力,以及通过强化学习的工作给了计算机浏览互联网的能力。他此前是OpenAI的研究科学家。

Andrej 在斯坦福大学获得计算机视觉博士学位,在斯坦福,Andrej 展示了用深度神经网络获取图像的复杂描述的能力。例如,计算机不仅能识别出给定的图像上有一只猫,而且能确定它是一只橘色的花猫,骑在棕色硬木地板上的红色轮子的滑板上。Andrej 在斯坦福大学创建并教授“卷积神经网络视觉识别”(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s for Visual Recognition)这门课,这是斯坦福大学第一门深度学习课程,而且现在仍然是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

Andrej将与Jim Keller密切合作,Jim Keller现在是Autopilot硬件和软件的全面负责人。

在Autopliot 2.0发布时,有媒体评论说,在自动驾驶的探索上,特斯拉从最初选择摄像头为解决方案、到倚重雷达,到最后终于又选择了摄像头。而这也同时意味着激光雷达的解决方案被特斯拉彻底抛弃。

考虑到与Mobileye的“分手”,特斯拉自主研发计算机视觉的需求变得非常迫切,这可能也是擅长视觉的Andrej加入特斯拉的一大原因。

自动驾驶强心剂:去年的特斯拉死亡车祸有了最终结论

美国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The 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近期公布了关于2016年5月在佛罗里达州特斯拉致死车祸长达500页的调查结果,结论显示目前没有发现特斯拉车辆本身存在缺陷,不会就此要求特斯拉召回车辆。外界分析认为,美国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的这一调查结论就好比为如今正在努力实现全自动驾驶的各大汽车厂商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昨天,特斯拉股价上涨0.66%。

Open AI 人才流失不断

2015年12月一个周五的下午,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Y Combinator总裁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宣布成立新的人工智能(AI)公司OpenAI,当时他们正在参加Montreal(加拿大港口城市)AI会议,当会议进入尾声时他们宣布了该消息。

根据Wired的报道,OpenAI给的薪酬并不高,但它能提供其它的激励:不用关心产品和季度盈利,可以专心探索面向未来的研究,最终与所有人分享大多的研究成果。

据AI研究员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对Wired透露,实验室支付的工资没有谷歌、Facebook等企业给的多。布罗克曼还说OpenAI不想给他们太多工资,它会用股票期权来补偿研究人员,最开始会用Y Combinator股票,未来可能会用SpaceX的股票。SpaceX和特斯拉不同,它现在还是一家私营企业。

在布罗克曼的构想中,OpenAI相当于现代的施乐PARC。20世纪70年代,PARC辉煌无比,它的研究是公开的,无拘无束,正是它孕育了图形界面、激光打印机、面向对象的编程。PARC的确归施乐所有,但它的研究却成就了其它企业,比如苹果,因为乔布斯等人熟悉PARC的研究。布罗克曼希望每个人都可以了解OpenAI的研究。

但是最近Open AI 的研究员不断流失。著名研究员、GAN提出者Ian Goodfellow 在今年2月底离开OpenAI,重回谷歌大脑。在回答reddit上“Ian Goodfellow为什么离开OpenAI”的问题时,他写道:“我很喜欢在 OpenAI 的日子,也为 OpenAI 的同事们与我合作完成的工作感到自豪。我重回谷歌大脑,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我的研究集中在对抗样本,以及与差分隐私相关的技术,而这些研究我主要是与谷歌的同事合作进行的。”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克东白癜风医院